“快抓住她,别让她跑了。”追债的老大在那发号施令。
  林可欣拼命的跑着,这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追债了,但是这么的穷追不舍,真的是要接不上气了。
  这次她老爸可是又闯大祸了,之前都只是打麻将,玩牌,好赌输钱,林可欣也都帮忙赚钱一起还了。
  可是,这次他老爸居然学人家玩股票,被套进去一大笔钱,最关键是这钱还是借的,知道自己赔了个精光,就把租房子的押金拿了跑路。
  林可欣刚一回家,才知道父亲已经把押金拿走,现在她可是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。
  正担心老爸的去向,上门讨债的人就来了,一看到她就追。
  “怎么就是阴魂不散的啊!”林可欣咬着牙在村子里绕了好几圈了,这几个追债的还在那跟着跑。
  这跑着跑着就跑到了死胡同,但这也不能让林可欣就这样认怂,她一个跳跃就翻过了挡在自己面前的墙。
  但是这一跳,她差点就被一辆黑色法拉利越野车给撞了。
  开车的人猛地踩住了刹车,也被惊吓了一跳。
  追债的人隔着墙看到林可欣躺在地上,并没有上前。
  林可欣也趁机就装死,没有从地上爬起来。车离她还是有一段距离的,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受伤,但是她就是不能起来。
  男人从车上下来,这是一个长得眉清目秀,五官精致的男人,他有些慌张的走近了躺在地上的林可欣。
  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
  “小姐,小姐……”
  见林可欣不回应,他马上就把人送进了医院。
  这个男人不是别人,他就是KK集团的总裁陆振南,刚上一分钟和秘书通了电话,让秘书务必努力的打探自己表妹的下落,好让卧病在床的爷爷能放下这个心病,没想到这一没注意,就横空掉落一个女人在他的车前。
  “这位小姐只是轻微的擦伤,感觉比较像是跌倒磨破皮,应该跟车祸无关。”
  医生给林可欣检查后,对陆振南报告道。
  医生说的话,在床上装被撞到的林可欣也听的一清二楚,她还时不时的睁开一点眼睛来,但是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。
  “那怎么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?”陆振南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  “可能是因为惊吓过度吧!如果需要的话,我们还会帮这位小姐再做更精密的检查。”这也是医生疑惑的事情,根本没有任何的毛病,除了这个解释,似乎没有其他的可能了。
  陆振南接到助理的电话,说是集团旗下的酒店,韩国经理因为家里有人去世就回去,而韩国来的贵宾这两天就要来了,临时也找不到韩国的翻译,需要他及时来处理一下。
  陆振南听完医生说林可欣没有什么大事之后,也就急着想要回公司去了。
  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急事要先走,若这位小姐醒过来,麻烦你打这个电话给我。”
  陆振南很有绅士风度的拿出自己的名片给看护的护士嘱托道。
  在陆振南递名片的时候,林可欣悄悄的侧过头,睁开了一点点眼睛看着。